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 四仰八叉地悬在半空中被SM

四仰八叉地悬在半空中被SM

  大军得胜而回,一定是要举行盛大的入城仪式的,省城的人闻讯都跑到城门口去看热闹。 只见数千大军盔明甲亮,刀枪如林,敲着得胜鼓,唱着得胜歌,得意洋洋,兴高彩烈地列队入城,最前面战马上端坐着那位李定国李大将军。只见他金盔金甲,三十四、五岁年纪,红亮亮一张脸,海下一部络腮鬍须,二目如电,不怒而威,果然是盖世英雄。百姓们一见,纷纷向他高喊祝贺。 队伍一列列过去,最后是被擒的战俘。听说大将军得胜之后,大仁大义,放了被俘的大部分叛军,将战死的叛军首领沙定洲割了首领,只将沙定洲之妻范彩云一人押回省城。
  听说这范彩云原是云南名艺人,会踩绳索,号称「踩云舞」,是为时之一绝。
  又闻范彩云面赛西施,肌如凝脂,腰若弱柳,就是在这美女如云的云南也堪称万里挑一,众人自是十分想亲眼目睹这个绝代美姬。谁知等押战俘的队伍过来一看,人倒是有一个,也看得出是个女人,却根本没了人样儿。那女人两只手腕被绳索捆着拴在一匹战马的马鞍上,在马屁股后面亦步亦趋地跟着,狼狈不堪。
  只见她篷头垢面,衣衫褴褛,身上穿的是已经髒得看不出本色的单薄小衣和亵裤,脚上蹬的是满是泥土的牛皮战靴,衣服被剐破了许多处,露着一条条雪白的肉,除了依然窈窕的身段外,连她的年龄都已经无法分辨。看热闹的不由大失所望。
  原来这范彩云是在一身戎装,与沙定洲一起拚命厮杀的时候被擒的,逮住以后,第一件事就是先把她的盔甲剥了,只剩下里面的帖身小衣捆绑起来。被擒之时她本就斗得灰头土脸,又被这么拖在马后走了好几天的路,也没有人给她一点儿水洗脸,如何不狼狈?却不想让围观的百姓十分失望,负责押解战俘的士兵们听见,暗自后悔没有先把这范彩云洗上一洗,至少可以藉机摸上一把她那翘翘的屁股。
  却说大将军李定国,入城式已毕,加到府中落坐,妻子儿女并家人都来给他道辛苦。李定国心不在焉地一一答应过,推说自己累了,要在书房休息,把一应众人都打发出去,单只剩下几个负责后宅安全的女护卫,吩咐她们去到牢中,把那范彩云梳洗打扮,换上乾净亵衣,然后押到后宅的地牢中好生看管。李定国一向喜欢将抓来的漂亮女俘收作小妾,这一点全家大小谁都知道,所以也不会感到奇怪,只管照吩咐去做就是了。
  过了两三天,李定国看着一应杂事都办得差不多了,便吩咐两个女护卫去把那范彩云提到中院书房秘审。
  这李定国的府邸一共三进院落,前院是审案会客的,中院是他自己的书房和演舞厅,后院是女眷们的居处。李定国治家甚严,没有他的话,家眷们是不能离开后院半步的,所以中院实际上便是他自己的小天下。
  范彩云是被反剪了双手押来的,女护卫们非常了解将军的需要。
  现在的范彩云洗净了身子,换上的新衣,与那日入城的时候判若两人。只见她云髻高挽,细眉弯眼,粉面桃腮,端的是气死西施,不让貂蝉。 眉宇间一股凌人的傲气,一股袭人心脾的冷艳之气,越替那如花的美貌添上一分精神。她上身穿了件翠色的薄纱衫儿,里面露着翠色绸肚兜儿,下身是一条翠色亵裤,同样颜色的绣花鞋里露出白色的罗袜,这一身翠绿,映着那半露香肩,益发显出她的香肌欺霜赛雪,细润如玉。
  李定国不如看得癡了,吩咐女护卫将范彩云按坐在矮榻上出去,自己独自踱到她的身边。
  范彩云穿成这个样子,自己也知道过于诱惑,难免不会让男人生起那种心思,可自己的衣裳给人家剥了,就只给了这种衣服,虽然露一些,也总比光着强吧。
  她脸红红的,将头一扭,眼睛看着窗纸,朱唇紧闭。 李定国右手并两指,轻轻抬起她的下颌,让她的脸对着自己。她瞪着李定国那张微笑的脸挣扎了一下,然后把眼睛移开。
  「哼哼哼哼,范彩云,你是本将军的手下败将,如今也是我的阶下囚。你图谋造反,抗拒天兵,本当凌迟处死,但本将军看你尚有几分姿色,这么年纪轻轻就法场餐刀未免可惜,有意饶你一条性命。只要你愿意从了本将,便可将你的一切罪过一笔勾销,你看如何?」「呸!李定国,我范彩云既然随夫君起事,便早将生死置之度外,怕什么千刀万剐?!要我委身于你,休想!」「范彩云,别不识抬举。 别以为我不知道,沙定洲虽然是叛军的首领,却是你带人逼他起事的,若论罪过,你当在他之上。本当将你二人一并凌迟,奈何沙定洲这厮早早的就被我手下弟兄战场诛杀。沙定洲既死,想要好呢,本将给你定个虽委身事贼,却未参与作乱,法外施仁,特予免罪。」「我要是不呢?」